新春开学日 防灾观念跟着跑

新春开学日,嘉义市政府第二大队兰潭分队特于本日8时,由队员卢政庆、役男张乃元前往精忠国小实施防火宣导

2020-07-13影视奇趣

396浏览

《爱情研究室》似烟花如幻象 解开师生恋迷思


◎莫非(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主任)

数月前,在台湾发生的美女作家林奕含自杀事件,经过媒体报导和网路传播后,引起两岸三地许多人的不胜唏嘘和感叹。

年轻灵魂身陷心灵黑洞
尤其她刚出版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小说,才上市即已刷过五刷,是个有潜力的美女作家。自杀前八天又为出版社做了专访,镜头中悄然动容地诉说自己写书的初衷,以及中间休息前昙花乍现的巧笑倩兮,出众的气质袭面而来。

她说,书中想要呈现的是爱、文学和美,她不想让整本书只是说一个「关于女孩子被诱姦或是被强暴」的故事。显然,停留在此,会过于像一般报端披露的新闻事件,在社会中成为另一个受害者的统计数字。

她想说:「这是一个关于『女孩子爱上了诱姦犯』的故事,它里面是有一个爱字的,可以说,思琪她注定会终将走向毁灭且不可回头,正是因为她心中充满了柔情,她有慾望,有爱,甚至到最后她心中还有性。」

不论林奕含是否如书中所说,是在十三岁、还是如现实中提到的十八岁被老师诱姦,对一个性意识模糊、自我尚未成形、身体经验也未开窍,即被侵犯身体界线的年轻女孩,罪恶感和仇恨夹杂着恋慕,是常会有的混乱感受。

这也是为何会让林奕含一生都活在「常人看不见的心灵黑洞」中,和精神疾患艰苦地缠斗,最后放弃自我上吊自杀。

从林奕含活跃的中学生活纪录看来,她参加过排球校队、编过报纸、考试成绩优异、亦文亦武,可说是一个头脑灵活、个性活泼的聪慧女孩。对这样的女孩诱骗,爱、文学和美,还有性启蒙,可以说是她被诱进入关係的高级钓饵。

文学,是许多人追寻的宗教和生命的救赎。很多人爱上文学人,是为其所爱的文学献身;靠近文学人,便以为对文学殿堂自此可以登堂入室,又是怎样一种一戳即破的幻象?《金阁寺》一书中,三岛由纪夫就透过主角沟口的经历,说出「在美中有黑暗的地方」。太多、太多的少女追逐文学大师,却掉入美的黑暗中尸骨无存。

权势地位隐藏巨大诱惑
在两性关係中,权势永远容易成为一种莫大的诱惑。这方面的例子,可以看看圣经中的大卫。大卫一直是西方雕刻家的最爱,外型英俊、充满个性与力度,又有思想的深度。如果妳是拔示巴,请问今天若出现像大卫一样的人物,一个成熟、有身份地位、有吸引力的男人;最要命的是他也欣赏妳,让妳自觉是个充满女人味的女人,邀请妳与他共度春宵,妳会拒绝吗?

是什幺原因,造成这种诱惑很难拒绝?又,什幺才是容易拒绝的原因?

通常对一个已婚女人来说,不大会为发生性关係而走入婚外情。之所以会陷下去,多半是因为有了感情,而感情又是因为对象深具某方面的魅力、一些特别优异的条件或某些特质,才有可能受吸引而沦落。

所以通常讨女人欢心的男性,多半和他所拥有的丰富资源有很大关係。这丰富资源包括身份地位、雄心壮志、稳重成熟,或在妳所喜爱的领域里学养丰富、多才多艺。对热爱文学的人,就是文采和文学素养了。

师生分际如何被跨越?
1999年三月14日北美电视新闻报导:加州一位高中女老师与男学生发生关係。这位男学生有课业上的问题,想请老师课后辅导,结果却被老师带回家发生关係。老师被法院判决,是对未成年孩子「性侵犯」。据新闻报导,事发当时这位男学生回到家后情绪上感到非常困扰。明显的,是这个成人老师就她的职位之便,侵犯了男学生,不只是身体,还有心灵。

这不禁使我们对这加害的老师有点好奇,什幺样的人会对孩子做出这样不人道的事?许多心理学研究显示,通常加害者多半被性虐待或暴力虐待过,自我形象低弱,有很深的自卑感,使得他们必须用病态方式来满足自己的需要。

而且在属于他们的成人世界里,无法满足内里深层对爱与受关怀的需要,环境本身可能又对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,他们必须经由不健全的方式来征服更弱的人,来证明自己的重要性与自我存在。这样的人,往往会一而再、再而三地「诱姦」,不会因为寄託于一桩感情而感到满足。

另一个美国例子,是卅六岁的女教师玛丽‧凯‧李图纽奥(Mary Kay Letourneau)与十三岁男孩有了爱的结晶,而被判刑入监。

新闻提到男孩的母亲曾表示,很为女教师与小男孩之间伟大的爱感动,等女教师服刑期满,若他们还相爱,会考虑让这位女教师住在他们家中。有人说只要是真爱,便有它的伟大、崇高性,必须尊重。如果师生间是真情流露,是否该网开一面,不那幺指责?法律上判「性侵犯」是否有它的道理在?

虽然,那位男学生一再声称他们是彼此真正相爱,没有谁欺负谁、谁侵犯谁的事,但因美国法定成人年龄是十八岁,在未成年前,便是一个孩子。一个孩子不论是在身体上、心理上或感情上,都很容易被撩拨、被诱导。

青少年这个阶段有个特色,他们的性特徵正在发育,身体上正经历一些变化,心理上的性慾也正在觉醒,是一种天摇地动的感觉,同时又渴望在家庭之外找份亲密感。然而,他又尚未成熟到可以处理一份异性的感情。他不知何时该放?何时该收?肢体上的亲热代表什幺?对他心理的影响是什幺?心思意念如何能不完全被感情佔据,而专心在学业上?

基本上他无法独立自主、成熟地做一个决定,在关係中下一份承诺,负上责任。他只会被「影响」,被一个比他大,在生活中有某种权威的人物左右。所以,当一个老师对全班中特定一个学生,给予特别的注意力与特别待遇时,很容易让这学生感觉自己被关爱、被突显,基本上便没有拒绝的能力。反而他会很喜欢得到这份注意力,会像一头羔羊般听话、顺从,任你支使来支使去。

一个孩子对其生命中的重要成人,会完全地信任与爱慕。如果成人顺水推舟,很容易便侵犯了孩子的无知与纯真,发生性关係。

发展师生恋  问题重重
华人社会最着名的例子,就是琼瑶与她老师的故事,日后被她写进小说,也拍成电影《窗外》。琼瑶约在国中时与她的老师相恋,但并未发生性关係,却因为那个时代保守,也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。后来这位老师因为社会压力被迫去职。

既然未发生关係,便谈不上诱姦,对吗?那幺,华人社会为什幺会对这样的事如此强烈反弹呢?多少和那时候的华人文化如何看待老师有关。

华人讲究「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」。老师对学生,不只是知识的传递,还有人格、道德的塑造,关係是由上而下,一旦发生师生恋,便给人一种逆于常理的感觉,有点女儿和父亲谈恋爱的感觉,像乱伦,很不能接受。

所以不管有无发生关係,都是以情伤义,老师不能再维持师道尊严,继续他「传道、授业、解惑」的身份。这也是为何当初琼瑶之事,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的原因。

然而到了1995年,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儿子王文洋,与学生吕安妮绯闻爆发后,好像没有人再责怪他们的师生恋了,反而着重在他们的婚外情部分争议。这也可能因为现代社会变迁,老师已没有那幺多的师道尊严,除了传递知识外,品德的影响愈来愈少。师生间的关係不再是「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」,反而变成很单纯的「工作」关係。那种逆常的感觉已不那幺明显。

反而,只要学生进了大学、研究所,师生恋等于两个成人谈恋爱。两人既然都成熟了,都可以为自己的感情和心理负责;一般人甚至父母,都好似没有什幺好争论的。问题是,当学生进入大学,老师多半是已拿到博士学位的,年龄大上一截,如果又已婚,便有了婚外情的纠纷。林奕含与补校老师陈星便属这样普遍的例子。但是,这又不是在一个平等、两人皆是自由身的情况下相交,便使关係问题重重。

1994年,台湾师大便有个黎教授与吴姓女学生的例子。新闻最初揭露时,是学生告老师性骚扰,后来师母又出来告女学生妨碍家庭、通姦。也可说这是成人师生恋的一个困扰,弄得好,没事,弄不好,两情不相悦了,或者老师把学生的学科成绩当掉,或者学生告老师性骚扰,两人之间谁负谁,外人很难弄得清楚。

以崇拜为基础的两性关係
当两人交往时,学生的成绩要怎幺处置才不会不公平?两人间又如何应对成绩认知不同,一个认为她应得A,而老师只给C,回去学生还会不会答应你约会?「教导」与「情人关係」本身便有伦理上的冲突;严师出高徒,在亲密关係中便不大行得通。

而公私很难分明,也会引起其他学生的不满。只有在学生毕业后,才能摆脱这一层。但也仍有危险,可能会情海生波,因情生恨,一弄不好反告一状,便有被标上性骚扰的危险。得过诺贝尔奖的南非白人作家柯慈写的《屈辱》一书,说的也是这种版本的故事。

那幺,若师生恋发生在男未婚、女未嫁,单纯的恋爱,学生也毕业了,是否就会有机会成为美事一桩呢?仍有些先天不良的挑战。因为师生恋基本上是属于崇拜与被崇拜的一种关係。想想看,以崇拜为基础的两性关係,是否健康?

徐悲鸿与女学生孙多慈便未成。因「崇拜」是由下往上看,隔着一层讲台,把人托得很高。学生是为了老师的才华与台风而心生仰慕,如果走入婚姻,所崇拜之人由台上走下,站在你身边,也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,也食人间烟火,或有一些不堪入目的生活习惯,情况便大不同了。

尤其,许多学问才情高的人,生活能力却不高,在生活中暴露的狼狈与不足便越大了。到那时,原是学生仰慕、祟拜的一个偶像,现好似一下子垮掉了,失望、抱怨便会随之而来。最糟糕的是,当学生配偶的才情和生命渐渐长大、成熟,在专业成绩上超过了老师,两人间的关係便会产生张力。比如说罗丹,有很多作品是剽窃他的情人卡蜜儿(Carmeile)的创意构想,也剥削了卡蜜儿可以挂名发表的机会。

所以师生恋若要发展出一个美好的婚姻,便必须有两个条件成立:1.老师确实有打不倒、值得祟拜的地方。2.学生一方面对老师祟拜到底,另一方面又能接纳老师在生活中的各种不足与欠缺,愿意事事代劳和补足,且无怨无悔。那幺,就美梦成真了,师生可以成为一对佳偶。但又有几人能够?

如此说来,师生恋基本上不容易善终,其原本就是一个建立在崇拜幻象上的关係,应儘量避免。美国大学每过一段时候,就会让教授重读一份避免性骚扰的说明,然后签字作为束缚。既然被崇拜的老师年龄比学生大上一截,知识也比学生高,自应掌握主控,不要鼓励,更不暗示勾引,让一份畸恋随便开始。

这份关係对作老师的着实是一个陷阱,因为「被崇拜」是一种很诱惑人的感觉,因被一对星样的双眸定睛仰望,可以点亮自身暗淡的内心,爆出灿亮的烟花。老师必须随时提醒自己,那是一个幻象,不要被幻象所迷惑,要谨言慎行。

祷告守望看不见的角落
回到林奕含,她与老师的关係无论是属于「师生恋」还是「诱姦」,发生在十几岁的后果是颠覆了她的一生,让她活得像个毁损掉的洋娃娃,灵魂已被完全掏空。她自称写书的目的不在控诉,而在表述她一生的痛。然而,那是多幺沉重的表述啊!她虽说书中表达的不是控诉,而是爱,但她用这句话做了最大的控诉:「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。」

相信,许多有过类似经验,在未成年时即被性侵犯的女孩,读到此都会同掬一把泪水。少时发生在生命中的莫大阴影,无法言说、也说不清楚,但却很大部分摧毁了自身进入亲密关係的能力,成为一辈子感情上的残障。

她们失去的不只是童真,还有对生命的纯真和盼望,及作为一个无忧无虑小女孩的权利。她们失去的是宝贵的童年,是对人的信心,也失去对异性亲近的能力和对生命的安全感。这样的状况还在发生、正在发生,且全世界都存在这样的迫害和屠杀。这是为何写完此书,林奕含仍然承受不起那样生命的重、灵魂的恸,而选择轻生!

若要防止这样的伤害,作父母的要一直在孩子的生命中出席,在孩子小时就开始教导身体的界线及性教育,帮助孩子了解如何划清界限、保护自己,而不会在受伤害的时候不懂得抗拒,还觉得是自己的错,不断地对生命道歉。

同时,父母也要尽职地儘量做到不让孩子消失在暗角而不自知,常常观察孩子的身体和精神反应是否有些异常。一旦孩子反应了,绝对不要像许多父母轻易忽略孩子的言语,说:「妳想太多了!他绝对不可能!」

反而,伤害孩子的人无论是谁?甚或是至亲,都要取信并彻查,且毅然採取行动,将对方绳之以法,免得祸害更多的孩子。自然,生命中总有父母遮盖不到的角落,那就只有靠祷告来求神亲自看顾、保守。

至于那些受过伤害的女孩,我祷告妳在神里、在信仰里,可以找回自己曾经失去的脸,找回属于神女儿的尊严和荣美,且相信靠着神,永远都有从破碎中开出美丽花朵的可能。

(全文摘录自神国杂誌〈从林奕含事件谈「诱姦」〉一文)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