朵朵塔罗测试:你的主宰元素能量是什幺?

本测试依然以娱乐为主,测试的目的在于提醒大家生命元素的重要性,若有相应能量的滋补,则能达到元素平衡,

2020-07-17技术评论

540浏览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
[video=https://www.youtube.com/embed/HFSKOhc6IWs?version=3&feature=player_embedded]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天空镀成织锦一般,临海的一家肯德鸡店里,我倚着椅背,欣赏着落地窗外的风景。突然,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温和的声音:「小姐,我们可以聊聊天吗?」我下了一跳,有点恼的望过去,却触到一对清澈含笑的眼睛。我打量他,高大的身材配一张耐看的脸,穿着一身质地良好的休闲杉和长裤,给人的感觉熨帖而清爽,我唇角一弯,邪笑:「我的男朋友马上就来了,你还和我聊吗?」「当然和你聊了,因为你根本就没有男朋友?」

他大方的坐在我的面前。肆无忌惮地盯着我说:「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,没有女孩在等男朋友的心情会这幺懒散。」我露出贝齿,甜甜地笑了。

这个男孩的精明让我感到陡生,我愉快的和他聊了起来。就这样,我认识了安杰,一家电脑公司的工程师。我们第二次见面,他的手上捧着一束马蹄莲,用绿色的素纸包着,映着他深情如酒的微笑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第三次在月亮升起时,他约我去海边散步。海风渐凉,他用他的宽大的怀抱温暖我。第四次我们在说笑间,突然,他俯下身,为我细心地係好散开的鞋带。那一刻,我感动的对自己说:我一定要和他恋爱。

与安杰恋爱一月后,我们做了爱,喘气、激情退去后,我伏在安杰的胸膛,问他:安杰,我不是处女,你会爱我吗?他抚着我凌乱的头髮,就像在抚摸一只可爱的小狗:「傻瓜,都什幺年代了,还问这幺老土的问题,我在乎的是两个人是否相爱。

」我快乐的从床上蹦起来,又扑了上去:安杰,我真是太、太爱你了。第二天,我提着自己的行李,搬进了安杰的房子。我们开始了同居。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
同居的日子如饱含雨露的鲜花,美丽动人。每天清晨,当阳光滤过白色的窗幔,我穿着居家服,穿着拖鞋,去厨房为安杰準备早餐、煎蛋、烤麵包、冲牛奶,然后安杰起床。这个时候,安杰总会用用他没刷牙的嘴乱嚷:

「老婆,你真是这世界上最美丽最勤劳的女人了。幸福的就像空气中瀰漫的鸡蛋牛奶味,香香的,甜甜的。一天杰路过一家时尚小屋,小屋的门前挂着一个小小的粉红色的牌子:还你处身,只要80元。我嘻嘻笑着说:

「听说男人都有处女情结,弥补一下你的遗憾。听说这东西,只要****前放在里面,就会落红,跟真的一样。安杰认真的看着:我小如:「我没有处女情结,你不用补偿。再说,不是处女没什幺可耻,拿那假的东西骗人才可恨。」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我又一次感动的像小狗一样,把脑袋使劲往安杰怀里钻:「安杰,你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,我一定会好好爱你一辈子。与安杰同居的第60天,他带我去南昌老家拜见了他的父母。

在他的父母面前,安杰毫不掩饰与我的亲暱,揽腰、搂肩,使明眼的父母一眼看穿了我们的关係。

临走时,安杰母亲塞给我一个小锦盒,打开看,是一枚色泽久远的祖母绿的戒指,不知所措间,安杰的母亲和蔼的安抚我:「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,是传给儿媳妇的。」安杰立在一边,笑瞇瞇地望着。 

戴上安杰家的的传家戒指,我开始憧憬与安杰的婚礼。西式的教堂,簇眼的鲜花,及一对身穿着婚纱礼服的壁人,踩着音乐,在神父和祝福的亲朋面前庄严起誓:无论贫穷富有,健康疾病,我们不离不弃。

安杰则嚮往去海底举行婚礼,身着潜水服,在海洋里与无数奇奇怪怪的鱼共舞。那种感觉,多妙!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
9月,安杰被公司派往武汉工作二个月。我为他收拾行李,我边往他的行李箱里装剃须刀、男士面霜,一边说:「安杰,我不在你身边,你可要好好把握自己,别让妖精勾去了。」安杰搂着我:「宝贝,你是我父母钦点的儿媳,有妖精我也不敢去惹呀。安杰走了,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寂寞的我。

生活犹如被抽走了阳光和空气,沉闷至极。早晨醒来,身边空蕩蕩的,便无一点做早餐的兴致。晚上,不敢看那些恐怖的鬼片,因为没有安杰宽厚安全的怀可钻。安杰的电话总会在深夜十点準时响起,亲暱的稀释着我寂寞的心。

但思念如野草般疯长,安杰离开我一个月后,我期期艾艾的说:「安杰,离开我了我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。等你回家了,我们结婚好不好,我总有一种担心,担心时间会离间我们。」安杰心疼的说:「好,等我一回家,我们就结婚。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我每天反反覆复的数着安杰的归期。下班时路过影楼,望着一幅幅照片里的美眷,嘴角总会漾起傻傻的笑,过不了多久,我和安杰也会成为一对画中壁人.安杰工作期前半个月,每天例行的电话时常会中断。

问他原因,他说工作即将收尾,要做的事情很多。我信了,嘱咐的他多休息。临了,撒娇的说:「安杰,我已经看好一套水晶之恋婚纱照,很不错,还有很多优惠服务呢。」安杰淡淡「哦」了一声。安杰的淡然让我闪出一丝不安。

但很快的我又笑自己神经质。抚着安杰家的祖传戒指,我幸福的对自己说:小如,你快要做美丽新娘了。安杰回来的时候情绪闪烁不定,尤其不敢直视我的眼睛。直觉告诉我,安杰有事瞒着我。我咬着唇,剋制自己不去揭安杰的心事。只要能和安杰结婚,他的艳遇,我可以隐忍。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我带着安杰来到影楼。从试衣间出来,一身白纱的我犹如仙子,安杰看的呆愕了。我笑着挽起他的手臂,我与安杰终于定格成为美丽无双的眷侣。我鬆了口气。安杰继续每天呆在电脑上工作,偶尔会有一些令他神色不自然的电话打来。我视若无睹,继续筹备着我们婚礼用品。安杰回家的第十天,家里来了一为不速之客。安杰见了她,脸色刷地白了。

我冷冷地望着他们,说:「你们谈吧,我出去一下。」下楼时候,我已经虚脱的无法自製了。我坐在小区的花园里,乱乱的回忆那个女孩。细细柔柔,小巧如玉的脸上梨花带雨,是那幺的凄怨无助,我的心口奔涌着巨大的痛,只怕,安杰的这次不是艳遇那幺简单。一个小时后,安杰发疯般抱着她冲出来。近了,我看清楚了那个女孩,手腕上竟有大片的血。

天,她居然割腕自杀!我惊讶地捂上自己的嘴。安杰冲上马路,拦了一辆车女孩被抢救了过来,苍白的脸,静静地打着点滴。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安杰的手,弱弱的哀求:「安杰,你怎幺可以这样对我不负责任?我求你了,不要抛弃我。

」安杰吻着他无骨般的小手,眼睛里盛满了爱怜:「好,我不会离开你了。」我退了出去,那一幕,如刀般插在我的心间。安杰从里面走了出来,说:「她睡着了。」我再也无法平静,眼睛喷了火,逼视着他。安杰垂下头,说了他们的故事。

那个女孩叫紫竹,在武汉,他们在同一所大厦上班。电梯里相遇多了,就成了一起喝茶聊天的朋友。他们认识的一个月后,有一个晚上,两人在一起喝了很多的酒,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。我流着泪,几乎是吼着问他:「那你现在準备怎幺办?要他,还是要我~~~~~安杰望着别处,说:「我也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~~ ~~~


安杰最终决定与紫竹结婚,多日的相爱一朝化水,我失控般的揪着安杰的衣领:「为什幺不要我,要他?」小如,你比她坚强,没有我,你还可以活下去,可她不行,她太柔弱了。我放弃她的话,她就会变成一具死尸。 」你是说她可以为你去死吗?我告诉你,我也可以。」我迅速的拉开皮包,从里面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,飞快的向手腕划去。拿刀的手被安杰及时捏住了。安杰红着眼睛,痛苦的说:「小如,你何必如此呢?她和你不一样的,她跟我的时候是个处女。我一个大男人,总不能如此辜负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。我「轰」地一下震住了,小刀叮咚掉到地上,回过神来,我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:「你不是说你没有处女情结吗?其实在你的心里,处女还是高贵的更需要怜惜的,而我就活该遭你的抛弃的对不对?」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安杰最终决定与紫竹结婚,多日的相爱一朝化水,我失控般的揪着安杰的衣领:「为什幺不要我,要他?」小如,你比她坚强,没有我,你还可以活下去,可她不行,她太柔弱了。我放弃她的话,她就会变成一具死尸。 

」你是说她可以为你去死吗?我告诉你,我也可以。」我迅速的拉开皮包,从里面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,飞快的向手腕划去。拿刀的手被安杰及时捏住了。安杰红着眼睛,痛苦的说:「小如,你何必如此呢?她和你不一样的,她跟我的时候是个处女。

我一个大男人,总不能如此辜负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孩。我「轰」地一下震住了,小刀叮咚掉到地上,回过神来,我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:「你不是说你没有处女情结吗?其实在你的心里,处女还是高贵的更需要怜惜的,而我就活该遭你的抛弃的对不对?」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
我收起了眼泪,义无返顾冲了出去。为这样的男人自杀,不值得。安杰的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的。

那天,我跑到酒吧,买醉。往事种种已成过眼云烟,,婚纱照自然没有去取,祖传戒指我也还给了他,婚照、祖传戒指都套不住爱情。套住安杰的最终还是紫竹的贞操。喝到醉眼惺忪时,我在酒吧破口大骂,骂男人混蛋、伪君子、骗子。所有的男人都望着我,惊奇的,戏谑的,暧昧的,什幺眼神都有。那一刻,我觉得自己极像个残花败柳。

几个月后,我去超市採购食物。转了几圈,竟遇上安杰和他的妻子——紫竹,他们在选购婴妇用品。见了我,安杰脸色讪讪的,毕竟他对我还是有一丝愧疚的。略有发胖的紫竹偎着安杰,一脸幸福的笑:「我怀孕了,宝宝快三个月了。」「哦,祝福你们」虽然恨着,但我还是对他们挤出了一朵微笑。


趁安杰去收银台的时候,紫竹告诉我:「安杰是个好丈夫,我怀孕以后,他不许我做一点家务。每天早晨,我都要为我做早餐,还说要保证母婴营养~~~」一阵痛漫了过来,安杰为了她,重複我以前为他做的事。

与他们分别后,郁闷无处发洩,便狠狠朝前飞了一脚。没想到正踢中一部小车的尾部,报警器发疯般的叫,吓的我是落荒而逃。几天后的深夜,电话铃尖锐的响。我抓过来,听见了安杰慌忙的声音:「小如,快过来啊,紫竹流红了,怕是要流产。

」我一惊,穿起衣服冲到楼下打车。在路上,我烦乱的想,你不是恨他们吗?为什幺听说他们有事,竟也紧张起来了?


《爱情只值80元》 爱情,败给了小三80元的处女膜

紫竹被我们送到了医院,病房外,安杰烦躁的抽着烟。来来回回的走着怨着:「都怪我,不该让她为我冲咖啡。她怀孕了,怎幺能去沖咖啡呢?」看着他对紫竹的心疼,我狠不得冲上去喊:只不过是怀孕而已,连沖个咖啡都不可以吗?但嘴上却安慰他说:「放心吧,有那幺好的医生,紫竹不会有事的。

」医生出来了,说胎儿保住了。安杰长长的鬆了口气。突然,医生皱着眉说:「你们男人总是不懂怜惜妻子,她到底做了多少次人流啊,子宫薄得几乎没有能力保护胎儿。我们同时呆住了。尤其是安杰,眼神空洞的望着医生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我走出了医院。浓浓的夜色,我真想放声大笑,那个紫竹可是第一次为安杰怀孕啊。

但心头暗涌,更是晦晦的酸涩。我想起当初与安杰走过的那个时尚小屋,「还你处女身,只要80元。」那个紫竹,精明的只用80元,就毁了我与安杰的过去和未来。原来爱情,有时脆弱的只值80元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