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海蓝天三房劈价180万转手

放大图片长沙湾碧海蓝天5座中层H室,向西南,望蔚蓝海景,3房间隔,实用面积约581方呎,建筑面积约7

2020-07-27技术评论

706浏览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创意之道─龚大中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

解读字的表情─汉字字型设计进行式

极地探险─Hunting for Northern Lights

艺术,做为时代的提问者─《徐冰:回顾展》专访徐冰

设计师,充电中─冯宇市场才是真正的战场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

 

【文/吴书萱;摄影/Anew-chen;图片提供/吴东龙;服装提供_UNDER ARMOUR】

 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 

吴东龙的工作室居处在新店屈尺小社区里,那是离市中心约20∼30公里路程的地方,摆设简单的旧公寓格外通风,倚着绿意山头,向着蜿蜒流水,以刚刚好的距离忘却城市喧杂,寻常时光,墙上几幅创作面迎阳光,与周围环境呼吸吐纳,抽象语彙静谧无声,对应着城市绿洲特有景象,反倒更像一幅没有加框的画。栖生于此,吴东龙的感官想像越发敏锐缤纷,换上球鞋,自然领路,在土地上留下深刻脚印,敞开心窗,从眼到脚,每一次都是新的旅程。

 

La Vie:能否与我们分享你喜欢跑步的原因?

吴东龙(后简称吴):最早开始跑步追溯至我在台南唸书之时(2001年),台南艺术学院在官田乌山头水库旁边,那时会沿着水道跑步,起初是为了健康理由,没有固定习惯,学校很偏僻,跑步又是最简单的运动,所以自然而然这幺做。2006年,搬回台北,落脚屈尺,发现这个环境非常适合跑步,随着创作的阶段起伏,过程之中,我会藉着跑步透透气,几年下来渐渐固定。我的工作内容比一般人自由,每一次忙完展览后,我会特意放假几个月,完全不创作,只做自己想做的事,跑步便是其中之一。我觉得环境是主因,生活在市郊,我很喜欢脚踩着沙洲、泥土的感觉,相较于市中心的水泥地,跑步让你自然进入环境之中,即便下着细雨,都让人享受沿途的刺激和惊喜。

 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 

La Vie:跑步之于你的意义为何?

吴:有人跟我说过,当艺术家要走得长远,你必须要有很好的体力。我认为体力之外,同时要有一个坚强的意志,才能在创作领域成长茁壮,所以,跑步对我而言是个人意志的贯彻,跑步是自我挑战,对我的创作有所助益,而它的魅力在于,在途中永远有惊喜和奇遇。

 

La Vie:从心至身,跑步是一个全感官的经历,那会是一个怎幺样的人生体验?

吴:有别于其他运动,尤其是室内、球类运动,跑步跟环境有最直接的连结关係,而且即便是同一路线,不同时间点,不同的身体状况,都会有不同的经验,那是很迷人的。在屈尺跑步,常常经历坡度,上上下下的节奏,最明显会感觉到呼吸变化,特别是上坡,会喘,那时最考验意志,会很犹疑坡有多长,但每跨一步,自我意志在对抗,终于往前到达顶端了,顺势下坡,得到舒缓,整个过程就像是为了最后的美好,你必须一步一步向上。

还有一点我觉得很有趣,跑步的沿途总会见到一些长者,过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生活,这在城市里显见,对于往来于城市市郊间的我来说,那就是对简单生活的追求,就像一种缓冲跟平衡,在我的创作跟日常生活之中,这样的双面性,也反映在作品里。

 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 

La Vie:作为艺术家,漫跑与灵感、创作之间的关係为何?

吴:跑步是一种精神放鬆,尤其我很喜欢路线上的惊喜:例如在常跑的终点沙洲边,看过有人牵白马过来(很神奇),或是看到钓客们钓起超大的鱼。一年四季,在屈尺这一带看见的景致都不相同,1∼2月漫跑于樱花街,格外诗意;5∼6月桐花飘落,夏天晚上有萤火虫闪烁,盛夏时分,青蛙鸣叫在小路上蹦蹦跳跳,随着季节变化,水鸟种类也不相同,色彩、空气的湿度、温度,露水拂过腿肚,土地的味道,这些回归到最单纯的感受与画面赋予我创作时丰沛的情感能量。跑步就像一个短暂小旅行,让你抽离原先的状态,无论是创作瓶颈、情绪疲累,跑步时自然而然就会得到答案。

 

La Vie:你的创作语言抽象而内化,在自身和环境之间,保持一个微妙的立场,在简单向度里,保留了一个宽大的宇宙与情感想像,这跟漫跑本质有相应之处吗?

吴:回想起来,创作彩色线条系列时期,大概是我搬回屈尺那一阵子,彩色系列中的线条、节奏,理性排列跟跑步的状态很相似,跑步会喘、吸吐,一进一出的抽象概念也反映于背景之中,线条的频率和轻重对应跑步的物理性。彩色线条系列是持续的,一直到近期,都有在创作。

 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 

La Vie:曾至纽约、巴黎和苏格兰驻村,也会用跑步感受不同城市氛围?在不同城市/环境,漫跑时的感受为何?不同城市的人文风景各有什幺特色?

吴:这三个城市我都有跑步,2008年在巴黎,艺术村在玛黑区,最精华的地区,我便沿着塞纳河畔跑,夏季时塞纳河畔规划成城市沙滩,风光宜人,我通常在傍晚跑步,河畔是小石子步道,别有一番趣味。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在苏格兰驻村,那是位在最北的一个小镇,去到那里发现,唯一能做的事除了创作就是跑步,苏格兰以高地丘陵地形为代表,脚踩在山丘上的感觉非常鲜明,气候变化也很惊人,一天之内晴天、起风、下雨跟冰雹然后雨后彩虹,全感官经验更细微,沿途的动物、山丘上一片石楠花,微微紫蓝色,跟环境的绿交融,我把这印象重现于当时的画作中。纽约则是去年,在布鲁克林区驻村,那里很多工业厂房,隐藏着艺术基地或独立特色小店、酒吧,跑步时的自由、Surprise跟在曼哈顿中央公园很不相同,非常有趣。

简单形容,巴黎优雅、人文有历史韵味,苏格兰像是边境,原始的环境,纽约布鲁克林则有种刺激感,工业感,尤其是连结曼哈顿的老铁桥,很有味道。

 

La Vie:如果有机会,近期最想以跑步认识的城市?

吴:在巴黎驻村时,结识了一对来自冰岛雷克雅维克的音乐家夫妇,多年来一直有联繫,有机会我一定要到冰岛跑步,那里的音乐、艺术创作、建筑都很吸引人。

 

La Vie:请为我们推荐1条私房路线。

吴:我很推荐从屈尺的樱花街出发,绕一圈之后到屈尺坝,沿河岸步道往上经广兴桥,最后到广兴的水鸟沙洲公园。

 

城市绿洲,一位漫行者─吴东龙|LaVie

 

吴东龙

作品探讨几何与有机形体之间的符号表现,擅长运用空间、线体的形色塑造,追求纯粹、简约、隐静的抽象语彙。多次获选于世界各大城市艺术村驻村,3月22日起,将在台北就在艺术空间展办《七张床》个展。

 

漫跑家Profile

有可能一个月都没有跑步或一周好几次,端看环境气候、创作阶段和生活状态,跑步时偶尔会听音乐,偏好低线的电子音乐eg.Radiohead、The chemical Brothers,具节奏感的音乐对疲累的身体是很好的激励,跑步前会在顶楼暖身,环顾四周开阔的景致,有助于开始。一次一个小时,约10公里。

 

不藏私Tips!

从屈尺向着乌来跑,跑完泡个温泉,身心灵完全纾压。

 

完整内容请见LaVie2014年03月号

 

【更多精采内容请上《LaVie 设计美学家》;《La Vie 设计美学站》官方粉丝团。未经授权, 请勿转载!】

相关文章